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南昌眼睛飞秒手术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17 12:47:0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南昌眼睛飞秒手术,江西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需要多少钱,景德镇怎么纠正近视,南昌哪里的眼科医院最好,宜春准分子激光手术的费用,南昌哪家眼科医院更专业,宜春治疗近视的最好方法

  

  

每次出任务前都会留影 对父母隐瞒工作整8年

4月28日,警匪动作大片《拆弹专家》将上映,大银幕上又将展现危险而神秘的排爆工作。那么,现实生活中的拆弹专家又是怎样的?北京晨报记者走近北京特警队的拆弹专家——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五支队排爆大队副队长闫群,让您了解最真实的孤胆英雄。

第一次拆弹浑身冒汗

闫群今年41岁,他在从警的23年中,27次直面可疑爆炸装置,又次次化险为夷。在闫群眼中,排爆工作简而言之就是检查、甄别、排除爆炸物品,一次又一次做一名孤胆英雄。谈起工作,闫群并不喜欢闲聊,有限的时间都用来给他的学员上课和研究新排爆技术。

闫群说起了自己执行过的第一个任务。1998年,从警四年、干排爆警已经两年的他刚考取了公安部排爆手证书。一天中午,朝阳一家餐馆里发现了可疑爆炸装置。抵达现场疏散市民后,闫群和同事进入侦查,在靠墙的桌子边看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隐约有个BP机,周围通讯讯号随即被屏蔽。

闫群身穿35公斤的排爆服,单独走进餐馆。“当时好像没想太多,所有人都在外面,我一个人进去,在防护服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汗珠从额头上不停冒出来。现在想想,还是紧张的。”爆炸装置被成功拆除,脱下防护服时,里面全是湿的。事后闫群说,虽然没有电影中最后一秒拆卸下来的那种扣人心弦,但场面也足够惊心动魄、紧张刺激,要知道如果爆炸,即便是穿着防护服也足以致人死亡。

时隔8年才“说漏了嘴”

闫群称,自己知道这个职业很危险。“可是这活总要有人干,既然选择了排爆,那我就要坚持到底”,他笑笑说。2000年,闫群认识了女友,也是现在的妻子,直到2003年结婚,他也没向包括父母在内的所有亲人说自己的职业。“为了不让他们担心,那时候我告诉他们,我是巡警。只不过我说‘我就是在街上巡逻’,这句话就是有点撒谎的意思了。”他称,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让家人放心,也是为了让他在执行任务时不会被家人的担心弄得“碍手碍脚”。

他回忆,几年前有一个突发事件要处理,闫群没有跟家人打招呼就出动了。几天没着家,闫群的妻子非常着急,担心出了什么事,跑到单位找领导要人。闫群工作大队的政委因为工作性质,没有告诉她闫群在哪里,只是说闫群在工作,再稍等几天,他很快就回来了。“回家之后被妻子一顿说,一直逼问我去了哪里,但是我还是没有说。”

直到结婚一年多之后,一次家庭聚会,闫群执行完任务紧赶慢赶回了家,被问及“干什么去了”的时候,突然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排爆,“家人和我都傻了,我也因为这个问题跟他们道了歉。”

从1996年开始干排爆,他整整瞒了父母8年。“经过这么多年,他们已经可以理解我的工作,并且给我支持。”

每次出任务前会留影

闫群说,“我从小就喜欢拆东西,对电啊、机械啊这一类的东西特感兴趣。”他说,小学三年级时曾经拆了家里的一台海鸥双镜头照相机,能拆并不稀奇,关键是他竟然又给装上了,为此没少挨打。但是这个毛病却一直没有改。“现在我干的其实还是这个拆东西的活儿。”

采访中闫群告诉记者,排爆大队有一个传统,就是每当主排手穿上排爆服走向可疑爆炸物前,都要拍一张照片,以防不测。当自己老了,退休之后,翻看排爆大队历年来拍的全家福相册,看到里面的兄弟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涉爆现场处置中伤亡,就是最大的欣慰。

“这份工作虽危险,但是却是我的爱好,所以我一直很拼。”他说,自己的这份拼劲儿,让爱人为此牺牲很多。“我在外拼命,她其实是最辛苦的。”闫群说,“她原先也在一家单位上了10年班,工作能力很强,经验丰富,小有成绩,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因为我的这份工作顾不了家,她把全部重心放在了家庭上,成为全职太太。”

听到这里,一直在旁默默不语的闫群妻子开了口,她称,打心里肯定但又担心闫群的工作,不希望他冒险。但是,作为家人,作为民警的家人,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无条件支持丈夫工作,因为这是他的梦想。闫群的妻子说,“只有每次他出完任务,给我打电话说一声‘我回来了’,我的心才算踏实。”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黄米琪    编辑:吴少楠    责任编辑:姬寿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