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江西南昌更换眼角膜哪里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17 12:52:0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江西南昌更换眼角膜哪里好,景德镇做近视手术最好的医院,南昌准分子激光治近视好吗,景德镇真性近视怎么办,南昌激光近视手术多少钱,宜春治疗弱视多少钱,宜春治疗近视眼手术费用

  

  茹梦在“西门口小家”楼下,等着妈妈拿钥匙开门。这是广州市老城区的一条狭窄的街道,路边都是一个个小档口,其中两个档口间有一道不起眼的小门,从小门进去上三楼,就是公益机构为一些经济困难的重症儿童家庭提供的免费住所,命名为“广州小家”。目前在广州已经有七个“小家“,分布在几个大医院周边。面积小的房子能住两三家人,大一点的够住五六家。茹梦所住的“西门口小家”由三套房子改装,隔了九个房间,里边满满住了十家人,他们都是从全国各地来广州给孩子治病的家庭。

  

  西门口小家的大门有些不起眼,第一次来的时候茹梦和妈妈还找了很久。现在孩子们每次回到这里就感觉回到了家一样,感觉很是亲切。

  

  小家在一个老的住宅楼的三楼,每天孩子们都要从这里爬上爬下,病情严重的时候只能由家长把他们背上去。

  

  小家是由三套房子改建的,满满地住了十个家庭。厨房是公用的,谁先从医院回家谁就先做饭,然后收拾干净给别人用。

  广州是一座拥有悠久历史的现代化大都市,拥有优质的医疗资源。对于家住偏远地区、当地医疗水平极其有限的重症儿童而言,能来广州入院,意味着能得到更有效的治疗。

  为了给来穗治疗的患儿和家长提供一个温暖舒适的小家,一家公益机构于2014年9月开始先后在广州建立了七个“儿童希望广州小家”,为来自贫困家庭的病患儿童提供服务,不仅为重病儿童募集医疗费,也定期组织探访和陪伴关怀,让孩子和家长们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

  

  因为很多孩子居住在一起,在玩耍的时候也会产生一点小摩擦,妈妈们要时刻留意着,以免孩子们受到伤害。

  今年5岁的家珍2016年3月份在福建福安老家检查出患有间叶源性恶性肿瘤,12月份来到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行治疗。家珍是跟着妈妈一起到的广州,因为医院的床位非常紧张,经常凌晨四五点钟就要开始排队拿号,“刚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经常一个人忙得晕头转向”,家珍妈妈无奈地说。家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哥哥,爸爸只能留在家里一边照看哥哥,一边忙着筹钱。为了方便照顾孩子,家珍妈妈在医院附近找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只有十几平方米大小,房间没有窗户,不透风。有时候晚上家珍不舒服就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即便是这样的房子也要160块钱一天。“我们老家都是农村的,本来昂贵的治疗费用就已经让全家人发愁,每个月还要额外支出几千块钱的房租”,这让家珍妈妈感觉有些为难。后来在医院的介绍下,他们才来到了“广州小家”。

  

  午饭的时候,家珍有点闹脾气,妈妈耐心地哄着她。因为刚做完化疗,平时听话的家珍脾气变得有些暴躁。

  每天8点刚过,家珍就被妈妈从被窝里叫醒了,刚刚做完了第五个疗程的化疗,现在在“小家”进行术后的恢复。医生说后面还有三个疗程的化疗,这意味着至少还要在这里呆上两个月的时间。现在每天她都要去医院进行血常规的检查,如果发现指数不对就要随时进行药物的注射。在这里也认识了很多同病相怜的家庭,茹梦就是其中的一个。

  

  每天一早,家长们就要把房间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因为孩子们在做完化疗后的休养期间,对于卫生条件要求很严格,一不小心就感染了。

  

  听说今天去医院检查完以后要去公园玩,家珍早早地起了床,她反复地问妈妈自己的牙齿刷干净没有,她想在公园拍照。

  

  早饭的时候,天瑜有些不舒服,妈妈一早给她熬了粥,刚喂了两口就开始反胃。

  

  每天早上家珍和茹梦就跟着妈妈一起从小家坐公交车去医院进行检查。一路上家珍和茹梦都有些晕车。

  

  尽管一早就出门到医院,排队挂号的人还是很多,家珍显得有些不耐烦,妈妈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

  

  妈妈去拿检查报告了,家珍一个人突然显得有些落寞。在广州治病的这段时间里,都是妈妈寸步不离地陪在她身边。

  

  因为医院的床位紧张,天瑜妈妈只好每天带着她坐半个小时的车到医院打几个小时的化疗。没有床位就坐在医院的过道里。

  

  华坚一大早就到医院打化疗,中午妈妈过来送饭的时候,华坚委屈脱掉裤子给妈妈看屁股上被针扎的地方。

  

  医院检查出来,茹梦嚷着要去旁边的烈士陵园逛逛,一路上活蹦乱跳的,很是开心。

  

  公园里有好多健身的器械,茹梦看着好奇,自己也上去试了一把。后面的小男孩跟她玩了一会后突然发现原来茹梦没有头发,很是吃惊。

  

  茹梦说,公园里的风景好美,让妈妈给她照一张相片。照相前赶紧整理了下头上的帽子。她说还是戴上帽子漂亮一些。

  

  从医院检查回来,家珍就一直喊肚子痛,妈妈轻轻地帮她按摩。家珍的肚子上露出一道很深的伤痕,妈妈心疼的说,这都是手术留下的。

  茹梦和家珍住在同一个“小家”里。因为治病的也是同一所医院,各自都是由妈妈单独照看,所以来了“小家”以后她们便经常一起出入“小家”和医院之间,彼此有个照应。

  “在这里大家一起可以相互聊聊天,说说话,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怎么撑下来,”茹梦的妈妈说着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今年9岁的茹梦患的是神经母细胞瘤。去年11月份的时候才跟着妈妈和奶奶来到广州。住进医院以后,奶奶为了回去照顾家里三岁的弟弟急急地就赶回了邵阳老家。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茹梦就抱着妈妈哭,说想回家,想奶奶。平时茹梦是一个很文静乖巧的女孩子,因为药物的作用让她的脾气时而变得有些暴躁。但妈妈尽管有时候心力交瘁还是不敢骂她一句,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着,在没人看见的时候偷偷地躲在角落里流泪。现在到了小家让她一下子放松了许多。每天她做好早饭将茹梦叫醒,吃完饭就跟着家珍妈妈一起从“小家”坐几站的公交车到医院检查。因为两个人做的检查都相同,排队挂号,检查和注射的时候他们都能够相互照看着。这让两个妈妈都省了不少心。有的时候检查结果不太好的时候,彼此就相互安慰,鼓劲。

  

  中午的时候,社工阿姨为孩子们准备了生日蛋糕,孩子们纷纷抢着要吹蜡烛。很多家庭为了孩子治病,不仅孩子的生日,就连春节都是在医院渡过的。

  

  医院对面有一道长长的天桥,做完检查的茹梦一个人跑在了前面,她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把病早点治好,回去跟奶奶团聚。

  尽管房子不是很大,但大家都十分珍惜能够住在这里的机会。这里有很多爱心人士给他们送来的米和油。厨房都是公用的,大家轮着把自家的饭做好以后收拾干净再给别的家庭用。有的时候孩子胃口不好,做好的新鲜的饭菜没有吃完,正好有的家庭从医院回来晚了,就相互分享一下。晚上的时候,孩子们吃完饭就在一起玩耍,有的时候还有社工来和他们做游戏,跟他们讲故事,让他们能够随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刚吃过午饭的家珍一个人躺在床上安静地玩着手机,妈妈在里面下载了很多动画片,她不舒服的时候就放给她看。

  “看见孩子们又能在一起开心地玩耍,真好。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看见他们能够一天天地好起来。但不管未来怎样,相信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我们都将终身难忘,”茹梦妈妈说。

  

  茹梦在看手机的时候,华坚伸长了脖子过去看。因为他是小家里最小的孩子,姐姐们多少都会让着他。

  

  3岁半的华坚去年10月份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刚来的时候,爸爸每次喂药都要追着华坚满屋子跑,现在爸爸一把药送过来,他就张大嘴一口把它吞下。

  

  刚刚呕吐完的华坚把嘴巴擦干又开始钻进席子里自顾自地玩起来。爸爸说,可能名字里就有个“坚”字,生病的时候他总是表现得很坚强。

  

  本来爸爸想要教华坚学写自己的名字,结果孩子们自顾自地在纸上画起了房子和太阳。

  新快报记者 夏世焱 摄影/文字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玄彬    编辑:卡特弗兰姆    责任编辑:辽世宗耶律阮